Posted on

了这一段渊源!想到此处,他不觉又朝那宽袍汉子仔细瞧了几眼,心下不觉恍然:怪道身形打扮语音如此厮熟,敢情面前这人竟是当日在牛栏岗大营见过的张士信!此人心机深邃、机谋叵测,想不到凌元标那制炮的绝技竟然被他侦伺得如此清楚,而且眼看便要唾手而得!
燕紫绡听了他二人言语,心中益发伤惨,不觉又哽咽起来。
燕紫绡听了这番言语,连忙对凌元标说道:“元标,时大哥言之有理!你也该想想:若皆是凛人的寒芒,余廷心虽然身手矫捷、久经恶阵,却哪里见过这等手段,立时吓得胆战心惊。有道是:技高一着,缚手缚脚,余廷心心中一寒,手下已然迟滞,霎时间便变得手忙脚乱、险象丛生。
一番话说得那县令暗暗打了个冷战。那公孙玄却是茅塞顿开,不觉拊掌大笑道:“不错,不错!果然,果然!真可谓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这赃官歪打正着,俺们正好拿人受赏!董大人,此时不捉那施耐庵,更待何时!”
一个“你”字尚未哭完,猛听得一声大吼在耳边响起,紧接着一个满身烟垢劫灰的大汉从浓烟滚滚的元军大营中冒了出来,众人一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一眨眼便走失了踪影的李黑牛。
一个“朱”字尚未说完,只听见得那突额人早呵呵笑了起来:“耐庵先生休要听她园,却是同样的剩下那一帮卖解的武艺班子和那伙贩盐汉子来不及躲藏,被兵丁们驱赶到院子角落的树影之下,一拨人立在东院角,一拨人立在西院角,提心吊胆地瞧着这一切。
这时,那花碧云挺身说道“龙头大哥,想那细细一根麻绳,以弟子的功夫,挣断绑缚,跃起杀人,那还不容易?”
这时,那一堵乌云呼吸之间已然临头,只见那一片黑压压的暗影,竟是无数钢镞雕翎结成的方阵,挟着震人耳鼓的喑哑怪啸,以摧枯拉朽之势疾冲而来,箭阵之前数丈内寒气凛人,飞沙走石。霎时间,那箭阵呜呜咽咽直扫过布满人马尸身的战场,只听得一片“唿唿隆隆”、“嗤嗤喇喇”、“乒乒乓乓”的声音响起,满空中灰石乱舞、兵刃翻飞、血肉如雨,只剩得黑糊糊的一片,仿佛变成了森罗地狱。
这时,清河郡主已然大发雌威,长臂一晃,早将两个“秀女”的双手反翦拧住,她怒声叫道:“两个蠢驴,杀了人质,俺找谁要叛党去?快快住手,与俺拿活的!”说着,捞起两个女俘腰间的裙子顺手一缠,一脚踹倒在地,身形一闪,早又捉住了两个“秀女”!余廷心、卜颜帖木儿闻声,立时还刀入鞘,连拧带搂,霎时便满屋缚起人来。
这时,施耐庵复又拱开一角芦席,瞟眼朝船头望去。只见那秦梅娘正自殷勤劝酒,两个艄忡忡,惊诧莫名。
这一叫不打紧,那牛二一听娇滴滴的女儿声,仿佛被施了定身法儿,刚要迈出的腿子立刻悬在半空,半晌放不下来。
这一景象,把施耐庵也吓得呆了,他一边注视着那会动的沙丘,一边拖着李黑牛连连后退。李黑牛退着退着,忍不住“铮”地拔出板斧,嘴里嘟嘟哝哝地嚷道:“何方神灵,哪路妖怪,俺李黑牛平生怜贫惜弱,没做下什么亏心之事,休要吓唬俺!再过来,休怪俺手下无情了!”
这一巨变发生得如此突兀而猝不及防。董大鹏此时正一边呼喊,一边用那双鹰隼般的怪眼凝神搜索着黑魆魆的丛莽,一心想诱出藏在暗处的花碧云,哪里晓得近在咫尺的马背上竟会发生如此突变,及至听到金刃刺入人体的响声和两个元兵的惨叫,勿遽地回过头来,又怎生挽救得及?这壮烈的场面,就连董大鹏这杀人不眨眼的魔君,一时也吓呆了。那围在马前马后的众元兵,更不曾见过这种景象,一个个都恍如泥胎木偶,哪里动弹得分毫?
这一句话不打紧,倒叫施耐庵暗暗叫起苦来,这妇人要是说出自己的行藏,面对这千军万马,却如何走得出去?
这一句话不打紧,倒叫施耐庵猛然惊觉,立时放下伞囊,心下一横,赶到那先生跟前,一躬到地,说道:“仁兄在上,晚生有难言之隐,欺瞒之处,万望鉴谅。”
这一句话不打紧,立时将在座众人吓了一跳,大家一齐站了起来,上上下下仔细地打量面前这个“李先生”。施耐庵率先问道:“久仰久仰,先生原来便是滁州红巾军大营那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一纸檄文吓走十万元兵的李百室先生?”
这一句话出言轻落地重,那六条大汉立时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呆呆地怔住。
这一句话道出,满厅众人心中暗暗叫苦,却又无法救得阮氏兄弟性命,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两名大汉擎刀走出,不住地摇头叹息。施耐庵一时情急,转身朝突额人唱了个大喏,劝道:“首领且慢行刑!晚生有几句话说:想这阮氏三杰,晚生早在淮、泗一带便已相识,乃是朴直善良的好汉,顶天立地的英雄,决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拆白扯谎,这人肉包子之事,还望查实之后再作处置,以免误杀了好人!”
这一句话尽管只是对武大园一人所言,语调亦甚低沉,但却仿佛平空一声霹雳,把在场的人都惊得呆了。
这一句话音未落,郭云、吕俊、施耐庵、林姓女子、燕姓女子一齐围住了时不济,嚷道:“时大叔,你真的晓得爷爷奶奶们此刻在哪里?”
这一句琅琅大言早激怒了一条大虫,只见那石惊天踊身插进,嗔目叱道:“兀那鸟汉,你有何德何能,敢在俺吴大哥面前挥手舞足,说三道四?”
这一句问得十分突兀,施耐庵忙道:“吴大哥窥情度势,洞若观火,其中奥妙,还请明示一二!”
这一看施耐庵心下恍然:千猜万测,那奇诡莫测的“口口口先生”果然便是这相面先生“吴铁口”!如此看来,此人无穷心机、莫测智计,竟远出自己预料之上,果然亚赛孙膑、吴起、司马、诸葛!想到此,他心中对此人的敬畏又平添了几分。他忽然又想起“吴铁口”以枯枝写出箭囊上那秘密文字的奇事,不觉手捧锦囊,脱口问道:“时大哥,吴仁兄料事如神,晚生平生未逢此等异人,心中有无数疑团难以解拆,相烦大哥将此人真实来历相告!”
这一哭,倒叫施耐庵心下不忍,走上几步正欲劝慰,郭云连忙拦住,说道:“施相公,休劝!师妹的性子俺最清楚不过,素常肚里存了委屈,一顿大哭方能消解,倘劝得她住了声,那怨气憋在肚子,反倒会憋出古怪来!”
这一来,场上形势霎时陡转,扩廓帖木儿——王保保一杆大戟重有九十一斤,加之他两臂力能扛鼎,二十余年锤炼,将招式早磨砺得炉火纯青,交上手来,不及十合,早将朱尚、施耐庵逼得气喘吁吁、两臂酸麻,看看便要败下阵来。这边卢起凤的形势更是险恶,一根银链苦斗十三太保,早已顾此失彼、捉襟见肘,那十三般兵器只在夺命处倏上倏下,饶是他武功超卓,此时十余员悍将层层围裹,已然铁桶也似,休说取胜,便是逃命亦自万万不能。
这一幕施耐庵看得清清楚楚,心下立时大生感激。他正欲出门道谢,只见那妇人扭过头来轻声唤道:“施相公,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这一切,都在眨眼之间完毕。可是,她们快,追敌更快,就在两个长剑出鞘的“嗡嗡”之声尚未停歇之时,只见荒林里早窜出几条黑影,霎时,刀光闪闪,直劈向花碧云等人。
这一切都发生在顷刻之间,那一众“猎鹰手”起先见藤牌阵内倏地奔出两人,待要去攒射阻遏,仓卒间来不及转弓换箭,及至发觉主将受困,又不敢盲目出箭,怕误伤了自己的首领。恶战之际,哪容得有须臾的犹疑!就在“猎鹰手”们举棋未决之时,卢起凤一声大喝:“众位好汉,此时不搏,更待何时?”白袍一闪,掠起一阵清风,眨眼间便跃出数丈,一根“无影飞链”平空一扫,早将七八个“猎鹰手”扫下马来。
这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伏在附近丛莽之中的花碧云、施耐庵、金氏三人看得一清二楚,春兰、秋菊两个女兵,受尽了董大鹏的百般凌辱,重伤昏迷之中,竟用如此壮烈的行为,一举搅乱了董大鹏金钩钓鱼的诡计,于千钧一发之际救了藏在丛莽中的五条性命。花碧云、施耐庵久久凝望着两匹马消失的方向,五内如焚,双双流下了热泪。
这一切都只在瞬息间发生,施耐庵当日在武家庄园只见过呼延镇国的绝世武功,未见识到这关猛的手段,此时一瞧,直惊得伸出舌头缩不回来。
这一切发生得如此突兀,花碧云、秋菊二人一时尚难以置信,踌躇难以举步。
这一曲《寄生草》乃是石君宝得意之作,历来脍炙人口。那秀才模样的人唱得有板有眼、抑扬顿挫,立时摄住了满厅人的心神。
这一日,父女俩正在愁眉相对之时,忽然门口走进两个人来。一个三十余岁的村姑,荆钗布裙,神态娴静;另一个中年书生斯文一派,文质彬彬,一进门便殷勤施礼,齐声说道:“老丈在上,晚辈们有一件古董特来请教。”
这一日,两个人走进临河集红巾军大营的辕门,领头的那人黄脸吊眉、衣衫邋遢,乃是徐寿辉帐下头领徐文俊,他后面紧随的正是施耐庵。
这一日,两人刚刚回到馆驿,只见屋内站着个青衣小帽的先生,施耐庵正自惊疑,那人倏地转过身来叫道:“耐庵兄,难道不识故人了么?”
这一日,乃是元顺帝至正十五年冬月一个奇寒彻骨的日子,山东行省首府济南城内却显得异样的宁静。
这一日,牛栏岗下忽地变得寂静,那平素日闹哄哄的鱼贩、米贩、茶贩、盐贩们一律收了摊子,酒招飘摇、算盘滴嗒的茶楼店肆也齐齐上了门板。只有镇东头那关帝庙前的漫坡上黑压压地挤满了人群。庙前新搭的戏台上灯烛荧煌,戏台口列着旗门、金鼓、棨戟、大纛,两厢排着衣甲鲜明的兵士,一个个注目鸮立,中间留着窄窄一条甬道。那景象说不尽的威武。
这一日,秦梅娘正自与众武师演练刀法。脱脱忽然将她唤进花厅,一进门,她不觉吃了一惊:只见花厅上灯烛辉煌、禁军罗列,阶砌下竖着一口大铁釜,铁釜下燃着熊熊烈火,两个赤缚大汉恶狠狠地手拿麻绳叉手侍立。脱脱满面寒霜地高踞在太师椅上,神色威严阴鸷,哪里有一丝一毫平日那慈祥温蔼的形貌。秦梅娘正自竦惧,只听那脱脱厉声说道:“梅儿,还不跪下,你的事犯了!”
这一日,他双眼红红的在书房之中踱来踱去,望望摊开在案头那红绸巾上的犀角箭囊,又望望大叠大摞的《说文解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