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拉上一道黄昏的屏障。
天未亮,阿拉便来到厂里,他拿出跟柏敏要的钥匙打开她们宿舍那从里边反锁的门,王姐,柏敏都在睡,宿舍里很静,阿拉蹑手蹑脚地摸到柏敏床前,打开她床头的灯,柏敏侧躺着,他掀开盖在柏敏胸前的羊毛毯,见戴着乳罩,给解下了,登时,那对洁白的乳房罩着一层淡淡的光晕暴露在阿拉面前,阿拉一阵冲动,浑身的血液奢腾起来,向着一处涌动,夹杂着一股热的激流。他想扑上去,抱住柏敏,他俯下下头,吻着她光洁的胸,柏敏一惊醒来,却见是阿拉,微笑着说:“阿声,这么馋。”
天已亮从海洋上升起的曙光映着越秀山上的铁塔和木林,清新的、微甜的空气吹得阿拉清醒过来,也兴奋了许多,他执意步行去车站,虽然他走得东倒西歪。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少年过来帮他们提包。
田芬和后妈吵翻了天。
田颖——济南的一名护士。与阿拉一见钟情,书中的女主角。
田颖美兮,田颖美哉,风过之而为之自惭,雨遇之亦因之止息。广寒嫦娥惊世兮,造访因仰慕;九天仙女绝俗兮,列阵由妒忌。天庭闻其名震惊,阎殿窥其貌回避。摄之魂魄香消逝,空余阿拉自咽泣。
田颖在北京上的学,她习惯对她尊敬的人称“您”。此时,她对阿拉的感激无法用笔墨来形容的。
跳动着我的六神
铁鼓咚咚,翠袖舒却嘤咛,粉颈腻脂难托羞。奴一声,郎一声。
婷婷袅袅,娇美少女。裙幅半摆,几寸风流。
拖走了我的灵魂,
外国人,乌七八糟……一群杂种。黄头发,病态;蓝眼珠,饿
宛然另一个人的单纯
挽歌
晚上,几个近便的亲戚邻居过来见阿拉,都夸奖一番。阿建抱出茶简,泡上有名的“功夫茶”,“韩信点兵”、“关公巡城”,一番劝让,阿拉竟然醉倒了。
晚上吃饭时,阿拉只是动动筷子便停下了,王姐的母亲很担心,逼着他吃了些。王姐整理了行李,叫了辆出租赶向码头。
王姐被拥到阿拉身边,一个姑娘偷偷拧了阿拉一把,阿拉“哎哟”了一声,回头看着王姐:
王姐穿了一件短花衫,刚过膝的半长裤,被她幼时伙伴簇拥着过来。
王姐从阿拉眼里看出他那热切的渴望,这些日子阿拉渐渐被她的温柔所打动,被她的柔情蜜意所迷惑,被她出其不意的礼物搅碍坐立不安,她主动坐在他的身边,用胳膊勾住他的脖子,甜蜜蜜地给他一个吻,这是柏敏所没有的。
王姐带阿拉来到自家,却是一幢竹楼镶嵌在花的锦锻里。王姐母亲四十上下,戴了一对金耳坠子,正在用疑惑的日光打量阿拉,又把探求的目光投向女儿。王姐笑笑,把阿拉拉进屋,“你先坐,我去塘边捉条鱼,给你做糖醋鲤鱼吃。”说完转身出去了。
王姐的家在泉州市郊一个很小的城镇t镇里多是养花的,每天剪了花用飞机运往全国各地。虽然时属冬季,这里仍是繁花似锦。阿拉一脚踏进镇里,心都醉了。整个镇子如同—片花的海洋,王姐拉着阿拉穿着花儿走,刚出桂树林,又一头扎进茶花丛,其间点缀开得正旺的不知名的花。阿拉陶醉在这花的世界里。
王姐的母亲始终没有说话,船快要开时,她忽然说:“阿秀,你要照顾阿拉唤!”
王姐递给他冷毛巾,擦了脸,阿拉下了床,小腹正胀,跟踉跄跄地去了厕所,阿建也跟了来。
王姐刚要给解释,毛毛过来了,一身酒气,问:“小燕妹妹,怎么哭鼻子?谁欺负你了?”说着,伸手就往小燕胸前摸去。
王姐忽然感到—阵厌恶,她想跳出这个圈子。第—次发出感慨,阿声那颗变幻英测的心太难捉摸了。
王姐既没点头,也没摇头。
王姐哭了起来,阿拉有些坐不住,便索性站了起来,葡萄藤新伸出几条嫩嫩的须子,阿生摘几条送进嘴里,竟未尝到滋味。
王姐拉开了门,很惊讶地打量着她;
王姐慢慢站起来,随他进了屋。
王姐忙把小狗唤了过去,这些日子,阿水把小狗托她照管的,小狗很听她的话。
王姐忙介绍说:“这是姑妈,姑爸是个洋鬼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