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刘艳说:“嘿,谁也想不到的事!方正刚说,亚洲钢铁联合公司那个董事长兼总裁吴亚洲一个多小时之前在文山新区自杀了,给你留下了一封万言遗书!”
刘艳说:“为人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叫门,谣言传得再凶也是谣言嘛!”
刘艳真有些火了,“安邦,你不要命了?这种时候还和老于谈文山?!”

六十
六十二
六十三
六十四
六十五
六十一
龙达飞道:“这不也是你和方市长的要求吗?创造文山效率,文山速度。方市长不是在会上公开说过吗?什么叫投资环境好啊?拍拍肩膀就能把事办了就叫投资环境好!为了这种违规效率,方市长当时还表扬我们有服务意识哩!”
龙达飞气呼呼地坐下了,“石书记,这不是落井下石吗?也太恶毒了吧?怪不得联合调查组里突然出现了省纪委和检察院的人,原来要反我们的腐败啊!”
龙达飞情绪多少平静了一些,“那就让他们好好查吧!社会上不是一直有人乱传吗?说吴亚洲和方市长有什么亲戚关系,还拿了多少招商引资回扣哩!我就出面辟过谣:吴亚洲既不是方市长什么亲戚,更没拿过一分钱招商引资奖金!”
龙达飞仍没多想,“怎么会呢!劳力士表一只几万元,别说吴亚洲和那些项目经理送不起,就是他们送得起,我们的同志也不敢收啊,这不是受贿嘛!就是一般的电子石英表。最多一二百块钱。亚钢联向手表厂定做的。每个项目开工都送。我还讥讽过吴亚洲,是不是只认识手表?就不能定做点有意义的东西?”
龙达飞说:“肯定是这样,白天过去债主不找他?好在热轧厂欠债不多。”
龙达飞说:“破产是一定的,不论怎么做吴亚洲都得破产,但债务不会成为重组负担,损失的是银行。银行的贷款大部分是贷给具体项目公司的,哪个项目下马,贷款就烂了,比如铁水项目,中行损失最大,那些高炉贷款时全抵给了中行。保下的三大项目就没这问题。不过银行也怪不得我们,天有不测风云嘛!”
龙达飞说:“石书记,你别不信,这也不是没可能。消息是从调查组传出来的,说是章桂春执行省委指示雷厉风行,发现下面违规乱来,立即严肃处理!”
龙达飞说:“他还能怎么想?真能保住这三个主要项目就很好了,估计吴亚洲会接受的。他不接受也不行,光欠债他就还不起,搞不好真会让债主杀了!”
龙达飞说:“我昨天倒还见过他,是半夜在热扎厂工地偶然见的,简直不敢认了,人瘦得都脱了形!我劝了他一通,让他想开点,他直点头流泪不说话!”
龙达飞想都没想,“没有,这种奖金发放得我签字,根本没有科以上干部!”
龙达飞想了起来,“石书记,你可能还不知道吧?那个汇报材料是我们管委会同志帮着写的。古主任当时就说,以后不出事便罢,出了事他麻烦就大了!”
龙达飞想想也是。从这十二天的查处情况来看,省委可不是走过场,是动真的。联系到最近几天报纸上披露的中央公开查处长三角地区那八百四十万吨的情况,益发感到事态严重。最终结果也真是难以预料,也许石亚南和方正刚会双双下台。他们毕竟有重要领导责任。如果弄上个渎职,甚至可能一撸到底。想到这里,禁不住有些内疚,动容说:“石书记,我和新区管委会真是太对不起你和方市长了!本意是想为文山这轮经济启动加速加力,没想到闯了这么大的祸!”
龙达飞像没听见,继续说了下去,“我们市里说法也不少。说是你和正刚市长马上都要下台了,省委甚至连新市委书记人选都定了,就是银山的章桂春!”
龙达飞一声长叹,“这都不是我的事了,希望你和方市长能顺利过关吧!”
龙达飞一怔,“怪不得调查组没有古主任呢,古主任到底是停职还是撤职?”
龙达飞又说起了眼前的查处风暴,“石书记,你放心好了,这七百万吨钢的问题,我和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